假少爷摆烂后攻了残疾大佬 第225节(2/2)

    “这算什么惊喜, 你看戒指。”

    余鹤下意识仰起头,可惜因为他已经做好了发型,傅云峥并没有摸他。

    小猫脖子上打着漂亮的领结, 整只猫威风凛凛, 像只小老虎。

    傅云峥将戒指攥在掌心,心中又酸又软, 勾勒出余鹤在万千红绸中翻翻找找的场景。

    余鹤并不气馁,从盒中拿出铂金素戒, 递给傅云峥。

    余鹤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中的戒指,继续讲:“我展开一看,就是有花堪折四个字,背面写了一个峥,日期是八年前。”

    傅云峥换好礼服,一转身,看见了门口身着同款礼服的余鹤,还有穿着礼服的小野猫。

    帅是很帅,就是有点怪。

    余鹤也笑,神采飞扬间意得志满。

    余鹤拿过戒指盒,托鹰似的单手拖着小猫, 问:“帅不帅?”

    傅云峥很是意外,半信半疑:“满树的红绸,你就随便一摸就摸到了我写的那根,还正巧掉了下来?”

    余鹤轻咳一声,和岚齐交换个眼神,询问楼下都安排好了吗?

    订婚仪式这天一早, 傅云峥才知道余鹤训练小猫的用处。

    傅云峥问:“那么多红绸,你怎么找到的那一条?”

    将二人传递的情报完全截获的傅云峥:“”

    在清静无为的道观里,三清都为余鹤续姻缘,这余鹤怎么能不得意?

    傅云峥笑着摇摇头,为这段机缘而感叹:“真是”

    “余清砚呢?”余鹤问:“他最近心情不太好似的,今天怎么样?”

    他抬眼看向余鹤, 压抑着喉间的颤抖:“那天在栖霞观, 你看到我写在红绸上的字了?”

    傅云峥和余鹤并肩走出衣帽间,二楼走廊里空无一人,所有人都在楼下操持订婚仪式。

    岚齐摇摇头:“惊天大秘密!他和周文骁复合了,今天你订婚那孙子居然还觍着脸来了。”

    余鹤停下脚步,疑惑道:“周文骁谁啊?”

本章已阅读完毕(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)

    “把你弄进锦瑟台当服务员那人啊。”岚齐说:“余清砚最开始那个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余鹤说:“是啊,我当时都准备走了,如果不是看到那根红绸,等不到你来,我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余鹤伸出大拇指,对兄弟们的倾力相助表示赞赏。

    本来就是两个脸上藏不住事儿的人,当着傅云峥的面用眼神传递信息确实有些多此一举了。

    岚齐压低声音,在余鹤耳边小声汇报:“鲜花、蝴蝶、音乐都已经准备就位,容金准备了十支钢琴曲,现在已经在弹了,蝴蝶那边是梁冉和王广斌负责,鲜花已经铺设完毕,五十公斤的各色花瓣已经运到了楼上,保证仪式最后准时飘落。”

    傅云峥:“”

    戒指的内圈刻着字,一枚是快雪时晴体的‘有花堪折’, 一枚是瘦金体的‘陌上花开’。

    岚齐摊开手:“我估计你那养父可能快死了,逼着余清砚答应联姻,交换利益,这不是卖儿子吗?”

    “都说你在订婚宴上给我准备了惊喜,”傅云峥笑着摸了摸小野猫的头:“我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余鹤意气风发:“我没找啊。”

    余鹤伸出手臂,小野猫一跃而起, 稳稳落在余鹤手臂上。

    傅云峥有些疑惑:“???”

    傅云峥还想说些什么,却听见上楼的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看清‘有花堪折’这四个字的刹那,傅云峥指尖微微一颤。

    “小道长让我看看上面别人都写了什么,我就随手摸了一条,那红绸历经风雨,缠在树干上的地方都朽了,一碰就掉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岚齐出现在楼梯口:“二位,楼下都准备的差不多了,你们这儿还忙什么呢?”

    余鹤转过头,和傅云峥四目相对:“心慌意乱?”

    余鹤恍然大悟:“是他啊,我不怎么喜欢他。”

    小野猫四爪离地, 跳到桌面上叼起戒指盒, 竖着尾巴骄傲地走向余鹤。

    岚齐扬起眉梢,给了余鹤一个你放心的表情。

    岚齐撇了撇嘴,迈下台阶:“我也不喜欢他,装了吧唧的,余清砚这阵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心情不好,余家逼着他和周文骁商业联姻。”

    余鹤走到傅云峥身边, 朝小野猫伸出手:“余小野,把戒指拿来。”

    知道余鹤是在给自己准备惊喜,傅云峥只能佯装不知,故意走在前面,给余鹤和岚齐留下单独的交流空间。

    真是太巧了。

    只和余鹤两个人时,傅云峥什么情话都说的出。

    余鹤轻轻挑眉: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傅云峥扔了个纸团引走小野猫,而后靠向余鹤,低声说:“红绸掉落也不算意外写红绸的人见了你都心慌意乱,更何况它呢?”

    余鹤一阵无语:“我那养父怎么尽出馊主意?”


  • 上一页

  • 返回目录

  • 加入书签

  •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