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少爷摆烂后攻了残疾大佬 第223节(2/2)

    第170章 番外-订婚(上)

    余鹤单手握着手机:“你现在对我一点耐心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在结束语之前,余清砚和余鹤几乎同时开口,重复出傅云峥的求婚词,连抑扬顿挫都分毫不差。

    聚会地点在锦瑟台。

    什么风景很美,什么落日时分, 什么演奏小提琴,什么单膝跪地

    热爱工作的好同志,从来不该因为外部环境恶劣就轻易放弃加班。

    这是余鹤送给他的花海。

    余清砚略显沉默:“其实只要是真心喜欢的人,其他的都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玫瑰不是傅云峥见过最美的花,但从这一刻起,这世上再不会有任何一种花,能够战胜玫瑰在傅云峥心中的位置。

    对于余清砚的观点,余鹤持保留意见。

    曾经,余清砚也幻想过婚宴是什么样,大到主题颜色,小到茶点台上摆什么点心,每一处细节他都憧憬过无数次,可现在余鹤问,余清砚却一条也想不起来,只能干巴巴地说:“温馨一点,但别太煽情。”

    傅云峥没否认,很诚实地说:“不错,我第一眼见到你,就只想把你带回家,关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时间能倒流,和你第一次见面我就想和你在一起,”余鹤轻轻一笑,那是比玫瑰更艳丽的绝色,他把玫瑰花别在傅云峥襟口,身在傅云峥耳边轻声说:“我想和你在这片花海里”

    余鹤想要策划一场完美的订婚仪式。

    他拥有世界上最美的玫瑰。

    接到余鹤电话时,余清砚表示疑惑:“你们结婚快三年了吧,还订什么婚?”

    为此他进行了详尽的调查, 研究到底什么样的仪式才足够浪漫。

    傅云峥感觉自己像在做梦。

    余清砚/余鹤:“余鹤,你愿意做我的丈夫吗?”

    余鹤说:“我想补给傅云峥一个订婚仪式,你知道的, 傅老板虽然表面冷漠, 但内心很浪漫的, 他跟我求婚那天是他生日,辽阔的敕勒川碧野如海, 夕阳余晖映照漫天彩霞”

    可阳光、花香、鸟鸣又这样鲜活,身边爱人的掌心亦是如此温暖。

    “谁都不是餐风饮露的神仙,”傅云峥静静看着余鹤:“我把你从枝头摘下来,原本就是为了自己那点见不得人的俗念。”

本章已阅读完毕(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)

    傅云峥神色不动,薄唇微启:“现实点,花枝上的荆棘会扎伤你。”

    傅云峥说:“没刺的就不是玫瑰了,而且晚上花丛里全是虫子。”

    余鹤:“”

    虽然在花丛中加班不太现实,但目前为止,余鹤已经解锁了在健身器材上加班、车里加班、泳池里加班,如何开发更多的加班地点是余鹤作为员工应该思考的问题。

    余清砚没想到余鹤会问他这么问题。

    余清砚一阵无语, 第n 1次听余鹤讲傅云峥求婚时的场景。

    百花深处,余鹤转身面向傅云峥:“傅老板,我从前觉得玫瑰俗气,而爱情高贵圣洁,后来我明白了,爱情本来就是俗气的,它不需要别人歌颂。”

    傅云峥将呼吸放得很轻:“什么都好。”

    余清砚语气没什么起伏:“不是之前我一提傅云峥的名字, 你就急眼的时候了?”

    余鹤摘下一朵玫瑰置于鼻间轻嗅:“鱼水之欢,翻云覆雨。”

    余鹤自觉理亏, 连忙转移了话题:“今天给你打电话,其实就是想问问你理想中的订婚场景是什么样的, 我没什么思路。”

    这天,余鹤把他所有朋友都聚在一起,共同商讨订婚宴的细节。

    有花堪折直须折,余鹤被赶出余家那年,双腿残疾的傅云峥鼓足了全部的勇气,从枝头摘下了这朵玫瑰,这是他此生最英明的抉择。

    余鹤被迫停止了在花丛中加班的奇思妙想。

    在一段长长的描述后,这个故事迎来了尾声。

    余鹤静静思索:所以,今天晚上在哪里加班呢?

    这抹暖意足以照亮傅云峥的余生。

    余鹤掏出小本准备记录,等了半天只写了八个字:“没了?”

    听得次数太多, 余清砚都会背了。

    余鹤皱了皱鼻子,失望地说:“好吧,那我明年要种没刺的花。”

    傅云峥问: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说愿意, 然后呢?”余清砚替余鹤把故事讲完, 言简意赅,略过了所有施法前摇, 直接问:“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,直说就行。”

    色相红尘,爱情从来无法脱离外物而独自存在,风花雪月是空中楼阁,必须得垫在茶米油盐上面才立得住。

    “以后的每一年,我都会在这里为你种上一整片玫瑰花,”余鹤和傅云峥十指相扣,漫步花丛:“明年你想要什么颜色的?”

    余鹤也看傅云峥:“我知道你的俗念是什么。”


  • 上一页

  • 返回目录

  • 加入书签

  • 下一章